图片展示
您好! 请登录 注册

揭秘习武人江湖:商业赛八成亏损 当保镖险丧命

作者:广州泰拳俱乐部 浏览: 发表时间:2010-07-24 15:00:30

  谁在这隐秘江湖中沉浮这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武林经济链”

  南方日报记者李文龙

  2009年末,一场“中泰拳王争霸赛”在佛山举行,在国内武术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在媒体炒作之下,少林、峨嵋这些传奇的名字纷纷在新闻中粉墨登场,仿佛武侠小说中那个武林再现人间。

  春节临近,《苏乞儿》、《锦衣卫》这些古装武侠片,又开始热闹的“腥风血雨”。

  是不是存在一个武林?

  拨开各种纷扰,我们试着把目光从浮躁喧嚣的炒作中收回,转向那个在通俗语境中称做“武林”的所在。

  在这里,不乏凭一身武艺功成名就的高手。而更多的人,以武术之名,商人、掌门、保镖。在他们的语境里,武术不仅是拳脚套路、还是强身法则、人生哲学……

  但是,现实地说,武术更是他们的谋生之道。

  在这个已经不需要“倚马仗剑”的年代,从这群习武之人的身上,大概能窥见“现代江湖”的一鳞半爪。

  口述一个老板眼中的武林与生意

  我们给钱电视台求他们播比赛

  余鸿坚是改革开放初期最早的专业拳击运动员之一,在中国武术界人脉深厚。近年来国内有相当知名度的商业搏击比赛,大多出自他的操办。中泰对抗系列、2005年中国功夫对俄罗斯极真空手道(中国功夫对阵普京保镖)、世界功夫王争霸赛,都是老余的得意之作。

  操作

  为什么老谋子这么厉害

  一个项目能不能操作成功,一个专业、懂行的操办人很重要。

  张艺谋也拍电影,其他人也拍电影,为什么就是老谋子的电影火得这么厉害?这跟武术商业比赛的操办原理是一样的。现在拿个几百万出来办场商业比赛谁不会?但这种深层次的运作,考究的还是挖掘亮点、整合资源的能力。

  知名度高的外国选手,他们在接到参赛邀请的时候也会看承办方是谁,对自己的知名度是否有所帮助。

  你看中国这几年办的国际网球赛,哪些“大牌”动不动就说自己受伤要退出,临时就不来了,就是看不上这个平台。

  请人

  选手也在挑赛事

  以去年中的“世界功夫王争霸赛”为例,穆斯里穆KO过中国三、四个散打王,像薛凤强、青格勒、纳顺都是他的手下败将,你看青格勒85公斤的个头,居然被穆斯里穆来了个“过肩摔”。有点“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味道。

  所以,体育总局在2007年的时候就下文给国家散打队的教练组,将穆斯里穆作为一个专门的课题来研究。2009年的时候,我办世界功夫王争霸赛的时候,就通过国家武管中心就出面邀请他来参赛。

  穆斯里穆自己也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当然,他和WBC重量级冠军考克莱一样,出场费都要比国内选手高出很多很多倍。

  钱经

  八成以上比赛亏损

  目前国内的商业比赛80%都是亏损的,主要原因就是我们还不能称之为“纯市场化”的运作。

  在欧美这些发达国家,转播权、赞助和门票所占的商务开发份额是50%、30%、20%。但在目前的商业比赛市场,国内还没有“出售转播权”这一说,倒是我们要给电视台钱求他们播。

  央视明码实价,一个晚上的单场收费是50万,地方卫视是20万,比赛还必须控制在两小时内,他们插播广告我们也管不了。这50%的收益去掉了,那么剩下来的收益就只能寄托在赞助和票房,可想而知,赚钱的项目都是极少数的个案。

  第六届中泰对抗赛,经视主动联系我们,对我也有启发。现在都是媒体洗牌重组的年代,他们也要寻找一个平台,这对竞赛产业是件大好事。

  腾讯还提出过一个方案,希望签订排他性的协议成为“中泰”的独家网络合作伙伴,价码在50万以下。当时考虑到中泰的影响力还没有发育到这种程度,于是我们就婉拒了。下一届中泰再举行的时候,我们倒是可以谈谈这方面的合作,当然这个价格那时候肯定要超过50万了。

  有人说第五届“中泰”有140万的票房,这是不准确的,我没有跟任何人谈及过这个数据。在我的印象里,“中泰”比赛票房超过一百万的只有一次,但那次不是第五届。

  广州这里办的某些商业比赛,最少的一次只有20到30万的票房,有的搞不起来,只能在二沙的训练基地或者大学体育馆里面不声不响地进行,也不敢卖票,说实话,卖也卖不动。
 

  “功夫之王”

  边茂富觉得自己很累,他打完CKA一轮客场比赛一个星期后,又打中泰拳王争霸赛。“两边都是国家体育总局要求参加的。”

  边茂富的声音显得有些瓮声瓮气的,这是他在一个月内的第三次感冒了。在去年底的第六届中泰拳王争霸赛上,代表中国队的边茂富最后一个出场,并不出色的状态使他只以点数勉强“战胜”了老对手泰拳王考克莱,甚至引起了赛后有关“爱国哨”的争议。

  “我怎么啦?我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也把自己的特点打出来了。”心里憋屈得慌的边茂富忍不住大声对记者抱怨。

  并不太精彩的场面在赛后引起许多观众的不满。有人认为裁判照顾了中国选手,在中国已经确定获胜的情况下,边茂富被诟病“出工不出力”。面对记者的询问,这个28岁的中国散打王忍不住发了一个小小的脾气。

  编制隶属于广东省武术运动管理中心的边茂富觉得自己很累,他必须在打完CKA(中国武术散打职业超级联赛)的一轮客场比赛后,在相隔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参加到水平强度更高的中泰拳王争霸赛中来。

  也因为这个原因,边茂富必须学会在“职业选手”和“专业运动员”的身份进行流畅的切换。

  “我们不能回避”,边茂富的教练夏卫中说,“CKA和‘中泰’都是国家体育总局要求参加的。广东队既要保持CKA联赛第一的位置,同时也要维护国家荣誉。”

  祖籍山东的边茂富外表粗豪但内心细腻,他对荣誉的渴望和其他项目的运动员没什么两样。2009年中的世界功夫王争霸赛,击败同胞于锦夺魁的感觉,边茂富一直牢牢地记在心里。

  “挺爽,竞技体育就是要争个第一嘛!”边茂富说。15年前,边茂富还在山东郓城的宋江武校一招一式地跟着教练学功夫。当来自广东佛山体校的教练们选中这个“苗子”时,他当然想象不到“功夫王”荣耀的味道,也没想到自己成名之后要面对繁重的比赛任务,哪怕有些比赛他压根儿就不想参加。“就当是磨练自己吧,这对我以后的发展是有好处的,”边茂富说。

  埋怨归埋怨,成长在这个狂飙突进的年代,边茂富总算是幸运的。在他的身后,WMA(中国武术职业联赛)、CKA等颇具规模的职业武术联赛已经逐渐在中国内地市场拓展出自己的一片天空,中泰对抗赛、功夫王争霸赛等商业比赛此起彼落,不俗的水平使边茂富名利双收。
 

  “镖师”

  刚一下车,对方的开山刀已经砍到面前,武凯左手反撩托住刀把,但刀刃还是顺着虎口几乎把大拇指整个割了下来。

  并不是所有练武的人都像边茂富那样幸运。

  现为WMA参赛选手的武凯,自小修习八极拳,他曾作为江苏体工大队的古典摔跤运动员,参加过第五届城运会。1996年随队赴韩国的一次教学比赛中,武凯的左脚粉碎性骨折,半月板、跟腱全部撕裂,至今左腿里还残留着六块碎骨。

  受过这种重伤的人继续训练并出成绩的可能是零。对初中都没毕业的武凯而言,吃公家饭的时代结束了,他必须自己想办法找个饭碗养活自己。

  这时候,一个开房地产公司的无锡老板找到了他做保镖,开出的价码是月薪六千。

  一口答应下来的武凯当时就意识到,自己要走一条艰险无比的路。

  1997年冬天,无锡老板带着武凯到徐州投标一块地皮。老板在投标过程中做了些“工作”,成功投到了那块地。投标会结束后,老板和徐州当地的竞争对手当场翻脸,吵得很厉害,对方当场就说要“收拾”他们。

  在离开徐州的高速公路上,6个大汉带着大砍刀,截停了他们的车。

  刚一下车,对方的开山刀已经砍到面前,武凯左手反撩托住刀把,但刀刃还是顺着虎口几乎把大拇指整个割了下来。他右手冲拳打倒一个。但是第三、四个没能防住。第三个人的砍刀重重砍到了左臂上,好在一来那刀还不够快,二来武凯穿着厚厚的棉衣,所以左手勉强保住了;但是这股巨力却把肘关节的骨节震裂了一半,武凯的左手从此再也伸不直了。第四个人抡着铁棍,狠狠地砸在后腰上。

  当时忍着剧痛的武凯打趴了两个人,把另外两个顺着高速公路两旁的斜坡推了下去,这才连滚带爬地上了车,和老板两个血人似的逃命,在路上他开车还差点撞到护栏飞下悬崖。

  险些丢了命的武凯在医院躺了两个月,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决定投身比较“正道”的WMA联赛。
 

  “吕四娘”

  这位喜欢摆弄多普达手机的中年贵妇人,就是电影里的“神龙剑侠吕四娘”,如今她是中国武术职业联赛一家俱乐部的董事长。

  2008年12月30日,一个被称为“武林大会联盟”的职业俱乐部联盟成立,拉开了中国武术职业化的序幕。之后不久,这个由职业武术运动员参加的赛事联盟改名“WMA中国武术职业联赛”,以区别于业余选手参加的央视“武林大会”。

  联盟的发起人是前央视体育频道记者阮伟,他现在是央视属下中视体育娱乐有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目前在国内引起巨大争议的WMA是他挑头开发的第一个重头项目。

  无论“武林大会”的单拳种对打比赛还是WMA的综合开发商业模式,能够做成现在这个程度,离不开一大批武林中人的支持。为了更具权威性,主办方邀请了许多在武林中颇具影响力的人物出任顾问,武当嫡传弟子陈永霞就是其中一位。

  眼前这个画着眉毛,喜欢摆弄多普达手机的中年贵妇人,很难能让人和20年前那个“武打明星”联想起来。只有她举手投足透出的矫健灵敏,提醒人们这是一位修为颇深的内家高手。

  “最红的时候,北京、长春、上海三地的电影制片厂想拍武打片,都会同时想起我来,”陈永霞回忆起。这个担任过《新方世玉》、《风尘女侠吕四娘》、《神龙剑侠吕四娘》等国产武打故事片女主角的女人,在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后期红遍了大半个中国。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国门初启,和陈永霞有相似经历的武林中人不在少数。目前活跃在华人影坛的李连杰,甄子丹等,走的都是从武术专业运动员,到国际动作巨星的路子。

  陈永霞和他们的区别在于,她在自己演艺事业到达巅峰时选择了急流勇退。从淡出影坛到2008年底,陈永霞从未想过要“自立门户”。直到2009年3月,在中视体育老总阮伟的强烈建议和再三催促下,陈永霞和丈夫何伟雄一道成立了“广州永侠俱乐部”,成为WMA联赛六家参赛俱乐部之一。但生来就不是生意人的陈永霞仍只是个“挂名”董事长,俱乐部的日常经营丈夫何伟雄具体操办。

  这种与喧嚣尘世有些格格不入的淡泊,源于陈永霞多年来坚持修习的武当太乙五行拳,以及习武时师父强制研读的道家典籍《道德经》、《黄帝内经》。

  “道家文化和武术一样,都强调修心、内敛,不愿意刻意地张扬自己,这和急劲刚猛的外家门派有着根本的不同。”
 

  “师伯”

  针对“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传统观念,夏云飞总会想办法找个童颜鹤发的老人做“活招牌”,每到一个地方就给大家介绍,“这是我师伯……”

  和陈永霞的低调淡泊截然相反,WMA的另一位老总———河北云飞俱乐部老板夏云飞坚持认为武术是一笔能来钱的买卖。他的观念和武凯相当一致:练功夫就是为了吃饭。夏云飞是河北人,燕赵之地尚武情结浓重,自古武林高手层出不穷。

  夏云飞个头不高,流露着练武之人“气凝山岳”的沉静,但聊到兴起时就会忍不住拉开架势比划几下招式,以加深印象。只有这时,这个身家颇丰的武术家才会流露出些许走南闯北的草莽气质。

  从1980年开始,夏云飞的足迹几乎遍及全国。他随处漂泊,像个货郎一样穿州过省,在火车站、农贸集市等人流密集的地点吆喝“叫卖”自己的功夫。

  在没有互联网的年代,印刷质量粗劣的“招生简章”就是夏云飞的廉价广告。印着“少林武当、散手擒拿,教授者夏云飞”的简章,用笔填上地址后,夏云飞就在火车站等人流密集的地方到处张贴。报名费5元钱人民币,学费则视招数难度、学员悟性的不同,从20元到80元不等。

  “学员随到随教,实行一对一的‘绑定教授’,我要维持教学的高质量,”谈起这一段,夏云飞的表情非常认真。

  尽管是个名副其实的“草根武馆”,但当时的夏云飞还是非常注意形象宣传,他极富创意地想出了“形象代言人”的办法。

  针对“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传统观念,他总会想办法找个童颜鹤发的老人做“活招牌”,俨然一副“功力深不可测”的样子,每到一个地方就给大家介绍,“这是我师伯”……

  1986年,夏云飞在廊坊“招生”时遇到一个身高近两米的业余摔跤队员,那壮汉上门就问,“谁是夏云飞?”夏云飞刚应了一声,壮汉绕到身后,双臂像个铁箍似的环抱住夏云飞,身高不到1米70的夏云飞顿时双脚离地。

  “夏老师,这招该怎么破?”

  夏云飞没来得及细想,只能运起硬功夫双臂外绷,趁对方换气时抽出双臂反手把壮汉肩后扯住,一个过桥摔把壮汉摔倒在地上。壮汉被摔倒后爬起来,从兜里掏出35块钱,“我就学刚才那招!”

  缓过气来的夏云飞暗自出了一身冷汗:好险,如果这关过不去,自己立马就要收拾铺盖走人!

  1993年,夏云飞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开办了以自己命名的武术学院,流动的“草根武馆”终于有了一个像样的家。和当年的宋江武校一样,夏云飞同样也希望,自己的弟子中间能出来几个像边茂富这样的“大牌”,当然,能出个李连杰就更好了……

  权威统计显示,截至去年9月,在登封习武的常住学生超过6万名,在册学校数量58座,生源来自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按照平均学费标准和当地物价水平测算,这些武校每生每年至少消费6000元;亲友探访食宿费用每生每年至少1000元,仅此两项,即可创造直接经济效益3.5亿元。
 

  “老板”

  余鸿坚的言谈中,充满了这种“太极推手式”的招数。这位从事过体操、拳击两项专业运动,有两个硕士学位的赛事出品人的言谈间,充满了生意人的精明和谨慎。

  和夏云飞河北老家一河之隔的河南,同样是中国闻名遐迩的武术大省。从郑少高速登封出口处上207国道直至少林寺景区大门,短短20公里路程,沿途驻扎了近70所大小武校。

  在武术底蕴深厚的河南,“武术经济”正在发展壮大。在经济发达的广东,武术同样受到异乎寻常的热捧。

  佛山“我能”公司的老总余鸿坚正是其中的弄潮儿之一。他和夏云飞一样,都吃上了“武术饭”,而且这碗饭的滋味显然很不错。

  “这个问题不好说”、“这个我们签了保密协议,不能透露”……余鸿坚的言谈中,充满了这种“太极推手式”的招数。这位从事过体操、拳击两项专业运动,有两个硕士学位的赛事出品人的言谈间,充满了生意人的精明和谨慎。

  尽管经历了“中泰对抗赛”赛前的炒作风波,但余鸿坚感觉最伤脑筋的,还是如何挑选运动员穆斯里穆、考克莱这样的一流好手参加自己出品的比赛。2005年,余鸿坚从资金链断裂的上一家公司接手,“盘活”了第五届中泰拳王争霸赛,自此和“中泰”这一赛事结下不解之缘。

  就在夏云飞的武术学院进入第11个年头的时候,从广东省体育局下海的福建古田人余鸿坚正在为商业搏击比赛开发寻找项目。1980年,福建体操队的运动员余鸿坚进入北京体育学院(现北京体育大学)就读。

  在本科后继续念硕士的三年时间里,余鸿坚参加了学校的拳击队,当时他的拳击对练搭档叫陈立人。现在,当陈立人的名字被提起时,更多的时候会被加上这样的前缀:“跆拳道奥运冠军陈中的恩师”。

  余鸿坚走的,是和陈立人完全不同的路。

  1987年毕业后,余鸿坚仍被分配到北京体工大队当体操教练。第九届全国运动会前一年,从北京体工队调回到广东省体育局的余鸿坚决心脱离体制自己单干。2004年,经过细心考察的余鸿坚发现,即使在世界范围内看,具备商业价值的体育项目其实也不多,美国发展成规模的也就只有四大球的职业联赛、以及WBC等搏击类项目。“搏击项目正在中国升温,其中大有可为。”余鸿坚回忆说。

  余鸿坚在学生时代对“戚继光勇抗倭寇”、电视剧《霍元甲》的故事耳熟能详,这期间很大一部分的内容都是中国功夫和日本武士的较量,从这里切入无疑更能迎合市场的需要。

  余鸿坚暗自盘算,“要做,就要用一个容易吸引人的噱头开始做。”

  2004年6月,“中国功夫对日本极真空手道争霸赛”由余鸿坚操盘在佛山举办,掀起了国内头一阵武术商业比赛的热潮。此后,余鸿坚又投资或参与了中国功夫对世界职业空手道争霸赛、世界功夫王争霸赛等比较有影响力的比赛。

  去年年末那场中泰拳王争霸赛,“泰拳叫板少林”、“峨嵋主动请战”的热闹噱头,就让人见识了余鸿坚的操盘功夫。

  中泰拳王争霸赛的喧闹已经散去,余鸿坚目前又开始就一个年初的商业比赛项目进行紧锣密鼓的筹备工作。

  他的同行夏云飞最近正忙着和央视春晚节目组、广州亚组委商谈演出合约。他的目标是让“夏云飞武术学院”学员的身影出现在央视虎年春晚、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幕式上。

  就连性格淡泊的陈永霞,也和丈夫何伟雄一起,策划着一个叫做“功夫从化”的大型项目。

  在这些人的身后,整个中国的“国术”链条正以越来越迅猛的态势飞速延伸。

  CKA中国武术散打超级联赛

  由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和中国武术协会主办,北京东方武联体育文化有限公司承办。

  作为国内竞技水平最高的武术散打赛事,它汇聚了国内成绩最好的北京、河南、山东、江苏、广东、安徽6支队伍。

  WMA中国武术职业联赛

  由中央电视台体育节目中心、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中国武术协会、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主办,中视体育娱乐有限公司独家组织、运营和推广,是全面揭示中国武术技击技法的武术职业联赛。

  统筹戴学东 杨智昌

揭秘习武人江湖:商业赛八成亏损 当保镖险丧命
谁在这隐秘江湖中沉浮这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武林经济链 南方日报记者李文龙 2009年末,一场中泰拳王争霸赛在佛山举行,在国内武术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在媒体炒作之下,少林、峨嵋这些传奇的名字纷纷在新闻中粉墨登场,仿佛武侠小说中那个武林再现人间。 春节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0
图片展示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86)020-87550044

传真号码:020-85601329 

公司地址:广州天河体育中心体育场东区二层

 


 

Copyright © 2014-2017 Copyright © 2014-2021 广州泰拳武术俱乐部,粤ICP备123456号,    网站地图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

欢迎访问:广泰

Hi~我们在抖音等开设了店铺,复制口令后,打开相应的APP,即可快速找到我们。